bs366百盛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杜鹃花开 ->

散文杂文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天高地厚 情深意长

时间:2017-01-13 23:35:12   来源:bs366百盛   作者:赵营波    点击:

天高地厚  情深意长

赵营波

中国共产党同人民群众有着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是党在为民族求生存的抗日战争、为人民求解放的解放战争中,同人民群众生命换生命、鲜血换鲜血建立起来的奋勇向前的力量、坚固可靠的长城,是我们战胜敌人、克服困难的根本保证。共产党人把为人民求解放当作最高的天,把同人民群众的血肉关联视为生死与共的鱼水情,当作立于不败的坚实大地,当作事业能够根深叶茂的丰厚沃土,这是我们的共产党能够不断胜利、不断前进的根本原因。

革命领袖毛泽东在《愚公移山》一文中说:“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毛泽东选集》第3巻,第1050页。人民出版社,1966年7月版)。现在建设时期,也要教育干部们懂得这个道理,珍惜同人民群众的感情,继承优良传统,做好为人民服务的各项工作。

不断地发现、选拔和培养对劳动人民有感情、对社会主义有热情、有坚定的马列主义信仰、对社会进步和国家发展有责任感的同志们,担当各级领导干部的岗位职责,是我们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前进的组织保障。本文讲几个小故事,希望有助于读者们理解和珍惜这种感情:

一、人民群众架起的人桥

人们常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劳苦大众用小车推出来的。我妈妈说,也是大婶、大娘、小媳妇、大闺女日夜纳鞋底、做军鞋、推磨、碾粮,赶出来的。妈妈说,那时为了给解放军做军鞋,妇女们几乎都是没日没夜地劳作,眼睛都熬红了,手勒出了血裹上块布继续干。那时都穷,点不起灯,都是在一个房子较大的家里点一个油灯,大家来一起赶制军鞋。没有任何报酬,都是自觉自愿地干活,支援前线。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参加解放军上前线打仗,我父亲说他们真正是老百姓的子弟兵,他们敬重群众如兄长,扎营村庄时都是自觉为群众挑水、干农活;群众也把他们视为子弟、亲骨肉。

父亲说,打淮海战役时天气已经很冷,河里已经结了薄冰。有一次,他们的部队要过河开往前线,原来已经准备淌水过去,到河边却看到有许多群众站在河里扛着门板为他们架起了一座人桥,其中有大爷、大娘,也有大姑娘、小媳妇,他们说,决不让解放军因淌水过河穿着冰冷的衣服上战场。父亲和战友们都说,踏着群众站在冰水里用肩膀扛起的桥过河,心中真是不落忍。这样的人民军队冲锋陷阵,自然很有战斗力!因为心中记着人民群众深厚的感情,所以能勇往直前!

可以说,共产党政权是人民群众以广泛参战的实际行动民主选出来的。

二、一担水饺俘虏了一个连

一些革命前辈说,大淮海战役时,很多群众自觉自愿地推着独轮车载着粮食,送给部队。有许多从山东老解放区来的老乡,千里推车送粮,自己却吃糠和野菜,把好粮食省下来供应部队。春节期间还把自己不舍得吃的猪、羊送到部队,改善部队的伙食。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却是吃不上、喝不上,士气低落。被我军包围,断了地面供应线,空投的少量食品也近半被风吹落到我方阵地。

那时,双方都挖了许多战壕,纵横交错,有不少都连通了。过年时,一个炊事班老班长挑着水饺去给前线部队送饭,没留神走入了国民党军队的战壕。待他发现时,敌兵已经冲过来了,想掉头跑已经来不及了。但他毕竟是老战士,灵机一动,主动走上前,一边说:“蒋军弟兄们,过年了,我代表解放军给你们送水饺来了。每人一碗,吃了不够,就跟我走。吃完饭,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不勉强你们。”许多国民党官兵都拿着碗围过来,我们的老班长给他们每人盛了一碗。吃完了,他们就跟着老班长到我方来了。这位炊事班老班长用一担水饺就俘虏了敌军一个连,被记了一次三等功。可谓人心所向。

三、主动投诚的土匪

父亲说,参加西南剿匪时,他发疟疾。部队首长没让他参加战斗,让他押送两个俘虏到团部,然后自己到团卫生队治病。西南地区多山,那时山崖之间往往架着独木桥。没走过这种桥的人,走上去都很害怕,况且父亲那时打摆子一时冷,一时热,身体虚弱,抖得厉害,也就更上不了桥。他怕俘虏乘机跑了,就让两个被绑着的俘虏一个走在他前面,一个跟在他后面。他用绳子牵着。走到桥中间时,父亲抖得厉害,两个俘虏一前一后主动扶着他,才没掉下山崖。过桥后,俘虏说:“解放军长官,请你把捆我们的绳子解开吧。我们不跑。如果我们想跑,刚才就不会救你了。我们原来都是穷苦农民,被土匪逼迫没法生活,才自己也当土匪混饭吃的。我们知道共产党是穷人的军队,为打土匪救穷苦人来的。前面还有几道山崖,你要是走不稳掉下去了,谁带我们到俘虏营哪?我们到哪里吃饭呀?”父亲又给他们讲了一些穷苦人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能有好日子的道理,就给他们松绑了。他们搀着父亲,安全地又走过了几道山崖独木桥,顺利到达团部。父亲还因此得到了团政委的表扬,说他能搞政治宣传。其实,主要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为人民求解放的军队,才会使土匪主动投诚。

为天下者兴。

四、不要房租的房东

妈妈说,解放初部队驻扎在浙江舟山地区时,老乡们可好啦!到农村找房子,乡亲们都争相把好房子让出来给部队住。妈妈说,那时出门从来不锁门。房东老乡会主动替妈妈看门。如果锁门,房东就会不高兴,说不信任了。说是房东,又不算房东,因为他们拒收房租,还在生活上周全照顾。不收房租,怎么算是房东呢?只能是亲人了。

有一天,妈妈从外面回来,见到许多缠着白布的人在院子里举行仪式。问后得知,是家族祭奠祖宗的日子。相亲们提供给父母住的房子,原来是供着祖宗牌位的祠堂。妈妈说,那说明人民群众对党对人民军队有着很圣洁的感情,不然就不会把神圣的供着祖宗的祠堂让出来,给他们住了。

五、不能愧对这份深厚的感情

我的小学二年级是在蚌埠市钓鱼台小学上的,当时随军住在蚌埠市南营房。有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看到迎河桥头有个大爷在卖花生,就拿出了仅有的5分钱卖花生。那位大爷捧了一大把花生装到我的衣袋说:“不用买,我喜欢部队的孩子,拿去吃吧!”我坚持把钱给了他。妈妈见天晚了,走出营房大门接我。我递花生让妈妈吃,还说:“5分钱买了这么多,便宜吧?”妈妈说:“傻孩子,5分钱怎么能买到花生呢?人家大爷是看你是部队的孩子,送你吃的。人家不认识你,也不认识我,凭什么对你那么好?是人家大爷对解放军的一份感情。你长大了一定要对得起这些善良的人民群众。”

父母所在部队后来转移到肥东县六家畈驻扎。我和弟弟初到农村感到什么都新鲜,有一天站在晒稻场看社员们把晒好的稻子挑到粮站去交公粮。有位青年农民要我们跟着他送稻,回程就让我和弟弟坐进稻筐里挑我们回来。我和弟弟感到很好玩,来回跟着他跑了多趟。他当时对我们说:“你们的父亲过去为人民打江山立功劳,所以我现在要为你们出点力,尽个心。”

晚上,父亲在家里正在和一个部下谈话,把我叫到面前说:“你们两个小混蛋白天的事,我都知道了。人家挑稻子已经很累了,你们怎么还让人家回程挑着?”我说:“是他让我们跟着回程挑我们的。”父亲说:“人家跟你客气你们就当福气啦?人家是对解放军的一份感情,不是看你两个小混蛋可爱!”令我罚站很长时间,直到那位叔叔走了,还让我站了一会。此事让我愧疚,记住了这件事的教训,对我后来的精神发育很有好处。

从大处说,咱们中国老百姓也是全世界最好的老百姓。例如,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了那么多人,全国没有发生一起抢粮库的事件。再例如,大炼钢铁期间有些地方把农民们的铁锅、锅铲都砸了炼铁,群众也没有太多怨言。人民群众相信我们党能够自己认识错误、自己纠正错误,相信社会主义能够自我完善。全世界到哪里能找到这样好的老百姓?在这些勤劳善良的老百姓头上颐指气使、作威作福,贪污老百姓的血汗,良心何在?怎么下得去手啊?!

群众路线教育,首先要教育干部们对老百姓要有感情,要有爱心。要把自己摆在同群众平等的位置,平等待人才能同群众心连心,协同努力建设祖国。清康熙年间知县高以永在内乡任职期间写了一幅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省菏泽市及各县区主要负责人座谈时,给市、县委书记们念了这幅对联。他说,这对联以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担负着领班子、带队伍、抓发展、保稳定的重任,要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干工作搞事业都要靠这一点,才能练就金刚不坏之身。要勤奋工作,对党和人民事业高度负责,真正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1991年我应邀到航空航天部科技研究院讲学,有位父母家在该院的新华社记者带我去看望国家信访局附近一条过街地下通道里住着的上访群众。11月的晚上,北京已经很冷,那些上访群众在水泥地上铺几张报纸或纸箱片,盖着很薄的衣被,吃着从菜市场垃圾堆捡来的菜叶。我看了揪心地痛。我掏出工作证给他们看过,然后说:“我是社会科学研究者,没权解决你们的问题。如果你们愿意对我说情况,我可以认真研究你们反映的问题。写出研究报告提供领导同志参考,完善政策,采取一些解决问题的措施”。有些群众很认真地对我说了许多真实的情况,还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建议,都是我在书本、图书资料室里找不到的研究材料。我感到他们就是我的老师,应该尊重他们,关心他们,向他们请教。比如,有个老年人说他是新疆建设兵团一个团的老职工,10年前领导派他去一个很远的沙漠地带种树,他种活了一片树林,回来请功。该团却改制了,熟人都找不到了。花名册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工资也没法补领。都不认他了。他要求领导干部和他一起到那片树林看看,都不愿去。实在委屈他了。我记下了他反映的情况,当时我想到如果国家建立林权证制度,他如果种的是经济林,收益归他所有,如果种的是生态林,就按实效给他补偿。就能避免这类问题,有利于生态建设。我后来写出的生态建设论文,就说了这个建议。还通过国家环保部自然司的刘玉凯老师向上转达我这个建议。其他一些同志也进行了积极研究和建议,多方努力促成了林权证的实行。我还通过宋剑老师向国务院领导同志反映了上访群众的艰难生活,听说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改善他们生活条件的措施。

劳动群众受到坏干部的欺压或拖拉干部的怠慢,没有制造动乱或者参与恐怖组织的活动,而是来向我们反映情况和问题,不是对我们的信任吗?信访局是反映社会问题比较集中的地方,应该充分利用这个渠道和窗口了解社情民意。要教育干部们对信访群众有感情,要把信访群众当亲人、当朋友、当老师,而不是当敌人、当乞丐、当包袱、麻烦。到信访群众中找问题,以问题为导向,研究修正政策、完善制度,要成为我们共产党人的重要工作方式之一。建立限时回馈信访信息的责任制,建立良性反馈机制,才能有效地遏制腐败,才能从根本上减少信访量。

三年前,我院办公楼前的过街桥上,有个八十多岁的乞丐斜躺在桥梯上,脸很红,肯定有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疾病。两个多月了,城管局劝不走他,也不敢硬拉他,怕出人命。该区的城管局的同志听说我搞大协调学研究,通过一个同事找我示范怎么解决这类问题。我当时正好刚写完一篇论文,可以抽空义务帮助解决这个难题。城管局的两个同志要跟着我学习,我要求他们都不要穿制服,且离远一点。我走上前说:“大爷!你躺在这里不难受吗?生病了怎么办?”他问道:“你是喊我吗?已经10年没人喊我大爷了。”我说:“你比我年长许多,我当然应该喊你大爷了!你家在哪里?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你在这里要饭,你的子女不觉得丢人吗?”他说,他家在本省××县××乡,两个女儿早已嫁人,儿子是小学教师。因儿媳妇说他吃闲饭,他赌气到省城来要饭的。我递给他一张名片,对他说,他们家乡的人到省城来看病,还有电视台报道,都会让他家乡人看到他在省城要饭,会让他儿子丢脸。如果他没有子女,政府的养老院肯定会养他。他有子女就必须负责养他,“如果你儿子不想养你老,请他来同我签约,我养你老。我一个教授的工资也养得起你。就是你儿子没脸了。”我又给他三元钱,对他说:“你用这钱坐公交车,到收容站去。他们会照顾你,送你回家的。如果收容站不留你,你再电话给我。让这个小伙子送你去。”他于是很顺从地跟着城管局的小伙子走了。算是顺利解决了问题。

在旁边观摩的那个城管局的小姑娘对该局长说:“教授的大协调学确实有用,但是我学不了。他对着要饭的喊大爷,我怎么喊得出来?”。我说:“共产党的部队就是穷人的部队,里头要饭的多了。共产党就是为穷苦人翻身求解放的,我当兵时拉练到农村去扎营,对长辈都是喊大娘、大爷,都很自然。他年龄比我们大得多,是人民群众的一员,怎么不能喊他大爷呢?你尊重他,关心他,他才听你话。就这么简单。如果学不会,不是你的学习能力不够,是你的感情不到位。”

热爱人民才能做好为人民服务的工作。

作者简介:赵营波,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研究员,文学笔名“苍桑”,主要从事大协调学——研究人类同自然与社会各环节大尺度交叉协调规律及其应用的科学,为可持续综合发展提供规划、科研、发明、技改、管理、决策、环保、预测等宏观协调的服务。自1977年至今在全国和国际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刊物发表了《人类大转折时期的科技革命》、《宏观调控与大协调学》、《环境容量与城市综合规划》等210篇论文,出版了《大协调学》、《协调发展与改革问题》等三本专著,正在修改第四本专著《大协调学与统筹运作》(70万字),已列入出版社计划。拥有国家专利一项。中国未来研究会常务理事、大协调学会筹委会主任、联合国“未来世界研究计划” (UNU\WIDER\Millennium  Project  Feasibility  Study)大协调学顾问、南开大学21世纪青年研究会顾问、全国三家杂志编委、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大协调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内外每天有67,000多个网站介绍。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会员,已发表《茶叶》、《人生之歌》、《焓的幸福》、《世间的惑与不惑》等诗歌散文百多篇。

E-mail:  zhaoyingbo3001@aliyun.com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bs366百盛,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junlongtuwen.com/wzzx/djhk/sw/2017-01-12/42109.html- bs366百盛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1-13 23:35:12 关键字:散文杂文  杜鹃花开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bs366百盛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