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366百盛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邓力群敦促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和平起义

时间:2017-04-06 00:01:31   来源:bs366百盛   作者:郭谦贵    点击:

邓力群敦促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和平起义

郭谦贵

正当新疆各种政治力量在殊死角力的关键时刻,新疆拥护和反对起义斗争激烈的时候,邓力群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带着张治中致陶、包的电报,于1949915日由伊犁秘密抵达迪化。邓力群的到来,对于主张和平起义的陶、包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支持。邓力群在迪化期间多次与陶峙岳、包尔汉、屈武、刘孟纯、刘泽荣等商谈,向他们讲解形势,晓以大义,阐明我党关于和平解放新疆的方针政策,并就起义后军政人员的安置、军队改编、待遇等予以答复以解除其顾虑,坚定他们和平起义的信心。实际上,邓力群这时已经起到了党中央谈判代表的作用。

一、新疆和平起义的政治军事背景

一是新疆和平起义的政治背景。19494月,国共谈判破裂以后,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留在北平,谈判顾问、新疆迪化市市长屈武回到新疆。周恩来在屈武临行前,对屈武谈话,要求他策动新疆部队起义。19495月,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张治中从北平给新疆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陶峙岳发来了一份劝导他起义的电报,陶峙岳开始在新疆军界中进行动员起义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屈武和张治中留在新疆政界的老部下省政府秘书长刘孟纯、新疆外交特派员刘泽荣等,也开始在政界开展促进和平解放的活动。

陶峙岳通过其堂弟、新疆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陶晋初,出面联络新疆驻军进步军官,初步掌握了一些军事力量。

19497月,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邀请陶峙岳、刘孟纯、屈武、刘泽荣等与苏联总领事一起到迪化南山小住,就新疆局势非正式交换意见。随后,陶峙岳、刘孟纯等人又邀请包尔汉和苏联总领事到迪化郊外,交换对新疆局势与前途的看法。

19498月,陶峙岳以检查部队后勤工作为名,发电报约请新疆警备副总司令兼南疆警备司令、整编第四十二师师长赵锡光到焉耆会面。赵锡光也主张新疆驻军起义,两人共同商议了一些起义的原则问题。赵锡光表示赞同起义部署,并决定南疆方面由赵锡光负责,北疆方面由陶峙岳负责。待与解放军接头后,将部队交出,无条件改编。

迪化的一些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建立了“战斗社”“先锋社”“新疆民主同盟”等秘密组织。这些组织也为新疆和平解放努力工作。战斗社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扩大共产党的影响,并到国民党军队中做宣传工作。先锋社除宣传和调查外,重点在军队中开展工作,该社有些成员已经担任军队团营级干部,掌握了一部分国民党军队。新疆民主同盟则以少数民族成员为主,印发介绍解放区和三区〔即新疆的伊犁、塔城、阿山(今阿勒泰)三个地区〕情况的传单,搜集有关情报。

鉴于盘踞西北的马步芳等军阀试图在美国人的帮助下,退守新疆,建立大伊斯兰共和国,中共中央决定加快向新疆进军的步伐,并派遣在莫斯科的中共中央代表团政治秘书邓力群,作为中共代表与三区联络。1949814日,邓力群携带电台,到达伊宁,随即建立力群电台。通过这个电台,中共中央与三区方面建立了直接联系,进一步了解了新疆各方面的情况。

二是新疆和平起义的军事背景。1949年年5月下旬,我第一野战军攻占西安及关中广大地区之后,会同华北野战军第十八、十九兵团继续前进。于711日至14 曰,发动了扶()()战役,一举歼灭胡宗南主力43000余人。此时,蒋介石嫡系胡宗南残部部分溃逃甘肃,马步芳、马鸿逵等部 仍妄想在甘、青负隅顽抗。彭德怀遵照毛泽东、朱德同志指示,当即作出了强攻兰州、奔袭西宁的又一战役部署,分兵两路乘胜西进。 右路翻六盘山、华家岭,沿西兰公路,进逼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 在地兰州;左路第一兵团,在王震率领下,攻克宝鸡、天水后,挥戈甘南强渡洮河、黄河,沿途扫荡阻击之敌,直捣马步芳老窝西宁,于 96日占领西宁。右路部队奋力攻坚,经过五昼夜激战,于8 26日胜利攻克兰州,马步芳主力27000余人被歼。这次决战,大大加快了解放全西北的进程。

为了全歼胡、马残部于河西走廊,完成解放新疆的战略部署, 我左路一兵团将士,捷取险径,跋涉长达二百多里的沼泽地,翻越风雪弥漫的祁连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1949919日,直插张掖,拦头堵截了妄图逃奔新疆之敌的退路。第二兵团沿兰新公路向西北追击,越乌鞘岭经山丹行军17天,前进700公里,迫使敌第九十一师骑兵团起义,第九十一军骑兵团及第二四六师骑兵团投降。1949 921日,我军一、二兵团于张掖会师。在我军威逼之下,聚集酒泉地区的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第八补给区、第九十一军、第一二 〇军残部共4万余人起义和投诚。至此,西北已解放陕、甘、宁、青四省,新疆之敌孤悬塞外,我军兵临玉门关下,直叩新疆大门。

二、邓力群进驻迪化

从邓力群1949915日中午秘密抵达迪化,到925日陶峙岳率国民党驻新疆部队通电起义,前后只有10天时间。虽然短暂,但却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也是异常繁忙的10天。10天中,邓力群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发、转的电报共计15份,很多是邓力群同各方面人士谈话的记录,经过整理后,发给中央。每天到邓力群住所的客人络绎不绝,他们当中有国民党新疆军政高层人士,也有在新疆受我党影响的青年,还有迪化三个地下组织的领导人。

尽管陶峙岳、包尔汉为邓力群的迪化之行做了大量周到细致的保密工作,可还是被嗅觉灵敏的国民党保密局新疆站察觉了。     当时新疆特务头子饶铁珊密谋对包尔汉公馆进行严密监控,图谋实施暗杀破坏。千钧一发之际,新疆省保安副司令张凤仪识破了特务们的阴谋,对邓力群进行贴身保护,使得阴谋流产。

在此期间,通过多次交谈,邓力群同包尔汉在新疆和平起义的问题上,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接下来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如何做好陶峙岳的工作。

三、邓力群同陶峙岳、包尔汉正式会谈

邓力群秘密到达迪化的第二天,1949916日,包尔汉和陶峙岳向邓力群通报了和平起义的准备情况。

916日,邓力群找陶峙岳谈话。向他转交了张治中将军的电报。张治中在电报中说,“今全局演进至此,大势已定,且兰州解放,新省孤悬。兄等为革命大义,为新省和平计,亦即为全省人民及全体官兵利害计,亟应及时表明态度,正式宣布与广州政府断绝关系,归向人民民主阵营。在中央人民政府未成立前,接受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之领导。治深知毛主席对新省各族人民、全体官兵、军政干部常表关切,必有妥善与满意之处理。”

陶峙岳知道,张治中作为国民党南京政府的和谈代表在国共和谈破裂后,没有回南京而留在北京了。他看到中共中央很重视张治中,重视他在新疆的影响和作用,心头疑虑开始消除。显然,毛主席让张治中发给他的电报,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虽然陶峙岳的疑虑开始消除,但是,在起义的问题上,一开始并不顺利。陶峙岳对邓力群讲到:胡宗南还有几个月的军饷没有送过来。只要军饷一到,马上宣布起义。当时,胡宗南在陕西还有一个军的部队,陶峙岳手下的顽固分子仍对胡宗南抱有幻想。不久,胡宗南的这支部队被西北解放军消灭了,马呈祥、叶成、罗恕人等人才看出没有希望了。于是,包尔汉与陶峙岳紧密合作,出了800两黄金的收买费,终于迫使马、叶、罗同意交出兵权,尽快离开新疆出国。

政务繁忙的毛主席致函张治中。

邓力群和陶峙岳、鲍尔汉正式会见后,他们立即起草了给张治中的电报,陶峙岳还单独起草了一份电报,回答和汇报了张治中电报中向他询问的问题。

在迪化,扫清起义障碍后,917日,陶峙岳、包尔汉联名复电张治中,满怀信心报告和平起义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叶、马、罗离开迪化后,即前往兰州商谈起义事宜。

1949918日下午,陶峙岳、刘孟纯交给邓力群一份新疆和平解决意见书,并要邓力群转报党中央。邓力群看过意见书以后问他们,这个意见书是不是新疆和平转变的前提条件?他们说,意见书所提问题不是此间实现转变的前提条件,而是实现转变后,他们对今后解决新疆问题所提的意见。何者采纳,何者不采纳,悉由我中央决定。他们肯定而明确地告诉邓力群:这次转变是无条件的。当天晚上8时,邓力群把他们的回电转发党中央。

进入9月以来,包尔汉做了大量的工作,他邀请各族长老及有声望人士30余人举行座谈会,详细阐明了省内目前形势及政府保障和平的决心。与此同时,他对亲英、亲美的泛突厥主义分子麦斯武德、艾沙、伊敏等加紧斗争,查封了他们所办的反动报刊,还撤换了一批反动军官,如喀什专员乌迈尔就被撤职。包尔汉等人所做的工作和努力,为和平起义排除了障碍,准备了条件。

1949919日,包尔汉通过邓力群,向毛泽东主席发了一个电报,表达了自己的决心。表示新疆省政府愿意和平起义。当时包尔汉还写了一首汉文诗。

19499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就在这一天,毛主席致函张治中,把陶峙岳、鲍尔汉的两封电报交给他,委托他继续给新疆及河西的老部下做工作,并谈到:“前次先生致陶峙岳电,我在电尾加了几句话,要陶与中共联络员邓力群妥为接洽。邓力群(邓飞黄之弟)已由伊宁于十五日至迪化与陶、包见了面,谈得还好”。

毛主席致张治中的函全文如下:

文白先生:

迪化方面复先生两电,今付上。前次先生致陶峙岳电,我在电尾加了几句话,要陶与中共联络员邓力群妥为接洽。邓力群(邓飞黄之弟)已由伊宁于十五日至迪化与陶鲍见了面,谈得还好。关于周黄两军,自向甘凉肃(指当时甘肃省的甘州、凉州和肃州,即今张掖、武威和酒泉)。退后,现至何地不明。已电彭德怀同志注意与该两军联络,不采取歼灭方针而取改编方针,未知能如所期否?要紧的,除由迪化派代表去兰州谈判外,周、黄自己应迅速主动派代表去前线认真谈判,表示诚意。因我军已由兰州青海分两路向张掖疾进;而周、黄自天水西撤后,沿途派人谈判均未表示诚意,一面谈,一面跑(大概是惧歼,图至河西集中保全),使我前线将领有些不耐烦。(兄给周嘉彬信已送达周部,但未知周本人看到否?)现在先生如有电给周,可由邓力群交陶峙岳转去。

敬问日安!

毛泽东

九月二十一日

毛主席给张治中的这封信邓力群是后来才知道。

四、陶峙岳严密掌控军队动态

与邓力群的多次面谈,张治中将军的力陈劝谏,傅作义的北平起义,都深深触动陶峙岳。陶部参谋长陶晋初迪化市市长屈武等众多上层军政人士也纷纷进言力促和平。然而,陶峙岳担心的是,没有部队内部的统一和团结,致力推动新疆和平起义难成大事。

经过慎重考虑后,陶峙岳召开第一次师旅长会议,会上透出的和平起义消息,使这些国民党官员难以自制。两天会议,众说纷纭,议而不决。

5军军长马呈祥,是马步芳的外甥,是青海马家军的地方封建势力。此人是个孝子,他的父母和妻儿都留在青海老家,一直企图率部打回去,是主战派。

78师师长叶成是胡宗南的嫡系,兵力最多。

至于第179旅旅长罗恕人,是出名的反共顽固分子,又是黄埔军校的学生,曾受过蒋介石的接见和嘉奖,对蒋介石自然是忠心耿耿。

他们从骨子里就是反对共产党的。

驻新疆的部队中,差不多有半数操纵在这几个人之手,他们的动向如何,对新疆的局势影响很大。为了打通叶、马、罗的思想,陶峙岳天天接他们来公馆恳谈,有时围麻将桌而坐,边打牌边谈心。陶峙岳坦然相告国民党大势已去,新疆只有走和平道路,别无选择。诸位留下来双手欢迎,出走也热情欢送。三人自知无法扭转乾坤,弄不好还会丢了性命,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来找陶峙岳谈判愿意交出部队,办清手续,个人离开,从南疆去印度。

不久,马、叶、罗三人携带800多两黄金和其他财物,乘汽车离开迪化。陶峙岳派了一个加强排,乘长车架机枪护送三人出境。

陶峙岳在做反动分子的工作时,说过四句话,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逼之以势,诱之以利。这四句话表明,在新的形势下,陶峙岳能够适应形势的变化,发挥应有的作用。当然,如果没有兰州的解放,新疆的反动分子是绝不会投降的。1949920日以后,马呈祥、叶成、罗恕人及省政府副主席伊敏等二十多人,分批经过南疆送往国外。至此,新疆和平解放的条件已经成熟。

在做陶峙岳、包尔汉工作的同时,根据中央指示,邓力群还迅速地和迪化各地下进步组织取得了联系,对他们的工作进行了指导。当时迪化的地下进步组织有战斗社、先锋社、民主青年团等,他们在各族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为宣传我们党的政策,扩大我们党的影响发挥了积极作用。

1949922日,张治中再次致电陶峙岳、包尔汉,肯定他们的态度正确、措施适当,说毛主席看了他们的电报"亦表嘉许",并暗示他们应该在新政协闭幕前起义。1949923日上午,刘孟纯交给邓力群一封电报底稿,是陶峙岳给张治中的,陶峙岳在电报中说,“新疆方面一切已部署周妥”。当天中午,邓力群把这封电报转发给党中央和彭德怀。

1949925日,新疆省主席包尔汉和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联名向毛泽东发去电报。“毛主席解放军胜利完成人民解放伟大事业,谨致无上之欣祝。此间对新民主主义及尊重少数民族利益之号召,早具坚强之信心及拥护之赤诚,并为之克服困难。经决意与国民党反动政府脱离关系。兹已准备一切力量消灭反动势力,接受领导,俾每一角落共庆新生,以完成贵党所领导的整个中国之解放。”

电报飞传到北京,毛泽东立即复电。“包主席陶将军申皓电悉,极感盛意。新疆局面的转变,各族人民的团结,有赖于贵主席及贵总司令鼎力促成。尚望联络各方爱国民主分子,配合人民解放军入新疆之行动,为解放全新疆而奋斗。”

1949925日,陶峙岳发出通电,率新疆十万守军起义。1949924日至25日,叶、马、罗等从南疆奔印度相继出走。25日凌晨,陶峙岳即召集总部紧急会议,宣布人事命令,决定莫我若任整编七十八师师长,韩有文任整编骑一师师长,刘抡元任整编一七三旅旅长,罗汝正任整编一七九旅旅长,陈俊任整编一二八旅旅长。要求各尽其职,约束部队,防止变乱。当日下午3时,总部召集校以上官佐于西大楼。陶峙岳向300多名军官讲话,陈述新疆政治、军事、经济情势,指出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和平起义,归向人民民主阵营。会后,陶峙岳即与刘孟纯拟定起义通电文稿,由陶峙岳领衔,副总司令兼整编四十二师师长赵锡光、整编骑一师师长韩有文、整编七十八师师长莫我若、旅长钟祖荫、李祖唐、田子梅、郭全梁、韩荣福、朱鸣刚、罗汝正、刘抡元、杨廷英、马平林等签名,连夜经电信局长王章权再三寻找接报电台,最后与张家口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电台接上联系,才将通电发出。

通电全文是:“我驻疆将士 34年来,秉承张文白将军之领导, 拥护对内和平、对外亲苏之政策,执行保卫画家、爱护人民之任务,兢业从事,始终如一。自张将军离开西北,关内局势改观。新省远在边陲,各族人士无不殷切期望遵循张将军之一贯政治主张,确保地方之安定,而张将军复备致关垂,责以革命大义。嘱全军将士迅速归向人民民主阵营,俾对国家有所贡献。峙岳等分属军人,苟有利于国家人民,对个人之毁誉荣辱,早置度外。现值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大会正举行集会,举国人民所殷切期成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诞生,新中国已步入和平建设之光明大道。新疆为中国之一行省,驻新疆之部队为国家戍边之武力,对国家独立、自由、繁荣、昌盛之前途,自必致其热烈之期望,深愿对人民革命事业之彻底完成,尽其应尽之努力。峙岳等谨率全军将士郑重宣布:“自即日起,与广州政府断绝关系,竭诚接受毛主席之八项和平声明与国内和平协定。全军驻守原防,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及人民解放军总部之命令。谨此电闻,敬候指示。”

在这同时,国民党新疆省政府在主席鲍尔汉、委员兼秘书长刘孟纯、委员兼建设厅副厅长刘德恩、委员兼教育厅副厅长陈方伯、委员兼社会处处长刘永祥、委员兼社会处处副处长尔德尼、委员兼语文学校副校长钟棣华、委员刘效黎等也于926日通电起义。通电宣布,竭诚接受毛主席的八项声明和国内和平协定,并将新疆省政府改组为新疆人民临时政府,临时维持全省政务,听候中央人民政府的命令,同时邀请留在伊宁的省委们回到迪化,共同合作,深信本省在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毛主席英明领导下,必须迅速走上光明灿烂的和平建设大道。”

为保持新疆局势稳定,927日,陶峙岳、包尔汉联合署名,向全疆发布了《新疆省警备总司令部、新疆省临时人民政府布告》。要求全省军民,在这伟大转变时期,同心协力,做到:“一、不要侵害他人的生命财产;二、不要扰乱地方秩序;三、不要破坏民族团结;四、不要对他人报复过去的嫌怨;五、不要抬高物价;六、不要挑拨军民感情;七、不要侵害外国侨民;八、不要侵损公家财物。”

1949928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复电陶峙岳、包尔汉以及新疆军政起义人员,对他们的行动表示嘉勉。928日,毛泽东、朱德复电嘉勉,电文是:“你们在925日的通电收到了。我们认为你们的立场是正确的。你们声明脱离广州反动残余政府,归向人民民主阵营,接受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领导,听候中央人民政府及其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处置,此种态度 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我们极为欣慰。希望你们团结军政人员,维持民族团结和地方秩序,并和现在准备出关的人民解放军合作,废除旧制度,实行新制度,为建设新新疆而奋斗。”彭德怀也给起义将士复电将军等率领部队起义,脱离反动阵营,甚为欣慰。希望坚持进步,彻底改造部队,为共同建设各族人民的新新疆而奋斗。”

自此,占全国六分之一国土的新疆,未动一枪一炮,和平解放。邓力群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在错综复杂的危险形势下,敦促新疆军政当局和平起义,光耀千秋,功勋卓越。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bs366百盛,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junlongtuwen.com/wzzx/llyd/ls/2017-04-05/43480.html- bs366百盛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4-06 00:01:31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bs366百盛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